当前位置: 首页>资讯中心>农业论坛 【浏览字号选择: 打印关闭窗口
赣鄱大地深化农村改革的“一号工程”——江西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纪实
日期:2017-11-21 14:25:00文章点击数:作者: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在江西省黎川县,一片片金黄的稻田让秋天的田野呈现出一派丰收的景象。在这洋溢着收获喜悦的季节,从江西省委、省政府传来全省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宣告基本完成的喜讯,让全省干部群众喜上眉梢。

  江西省是农业大省,同时也是多项土地改革的发源地,正是在这片红土地上,曾经酝酿出了《井冈山土地法》和《兴国土地法》,吹响了土地革命的号角。在深化改革的新时期,江西各级干部群众也不甘落后,把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作为深化农业农村改革的“一号工程”,全力以赴抓突进,到今年9月初基本完成有关工作,并向中央递交了基本完成此项工作的报告。

  近日,记者踏上这片正掀起改革劲潮的热土,探访“定成员、准登记、确实地、赋真权、颁铁证”的生动画面,感受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为江西农业农村带来的巨大变化。

  一场影响干部群众的思想革新

  2014年4月,随着全省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推进会的召开,一场涉及江西11个市、100个县、1506个乡(镇)、16871个行政村、705万户农户、3480万农民群众的改革,正式拉开了序幕。江西省委书记鹿心社指出,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关乎每位农民切身利益,也涉及今后土地流转,一定要充分尊重农民意愿,以农民满意为标准,把这项工作认真规范扎扎实实开展好。

  江西省农业厅党委书记陈日武表示,开展土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一要摸清基本省情,摸准搞清实际承包面积与二调面积的准确差值,核实耕地面积,为宏观决策提供准确依据,二要夯实农村产权制度基础,为建立归属清晰、权责明确、保护严格、流转顺畅的现代农村产权制度提供基础支撑,三要畅通农民财产性收入渠道,为农民通过入股、抵押、担保和流转等形式,增加财产性收入畅通渠道。

  “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不仅是技术工作,也是政策工作,更是群众工作。”主抓承包地确权工作的江西省农业厅副厅长唐安来体悟很深,“在工作开展中,我们发现一些困难和不利因素,怎么把不利因素转换成有利因素,怎样以较少的人力物力取得更好的效果,就需要在工作中去摸索实践。”

  据介绍,江西在调研和试点工作中,发现有三方面困难:一是江西地形主要是以山地、丘陵为主,在这样的自然条件下,推动涉及范围如此广的确权工作,对江西各级干部来说是巨大的考验;二是由于土地问题关系到农民群众的核心利益,部分基层干部担心推动承包地确权会引起矛盾纠纷,把工作难度估计得过高,态度消极;三是农民群众接受难,一些农民群众由于对政策不了解,并不太支持承包地确权工作的开展。

  “要克服困难,还是要通过试点,解剖麻雀,解放思想,发动广大干部群众做好做实确权工作”,唐安来告诉记者。

  南城县作为全省首批试点县之一,2014年选择在徐家镇先行先试。“说实话,刚开始在我们这试点的时候,大家的确觉得困难很多、压力很大,怕搞确权激化矛盾”,徐家镇党委书记熊枝星说,“后来随着工作推进,发现这项工作对农村发展越来越有意义,不仅化解了很多隐藏的矛盾,也有利于农民外出打工、放大土地价值”。

  “土地确权相当于搞了一场思想革命。”南城县副县长卢碧兰认为。据介绍,刚开始南城在确地和确股之间还争论了一段时间,一些人认为确股省事,可以减轻矛盾,但经过摸底调研,发现90%以上的老百姓都不同意确股,后来南城顺应群众要求,确定了以确权确地为主的试点方案,得到了农民欢迎。

  事实上,一些群众起初对土地确权工作也存有模糊认识。有的老百姓认为确不确权那块地都是他在种,没有必要费这么多精力搞;有的实测面积多的还不敢要,担心以后还要多缴费。南昌县塔城乡塔城村农民万九明较为代表:“这地我一直在种,就这么大的面积,突然就说多出来了,我有点担心,怕添加负担,但要是少了,补贴也会少。”

  针对干部群众中存在的思想认识问题,江西把政策引领和宣传培训放在重要位置来抓。各地通过“七个一”,即每个村设立一个宣传长廊,每个村民小组设立一个理事会,设立一个工作情况公示栏,给每个村民小组发一本《政策解读》、一本工作手册,向每户农户印发一封公开信,向外出务工人员发送一条短信,确保政策家喻户晓;累计举办培训班8000余期,培训工作人员80余万人次。

  “到了现在,有的农民形象地说确权颁证就像是给他们的土地发了‘身份证’,没有“身份证”哪都不敢去,还有的农民说是‘结婚证’,形成了契约关系,这说明老百姓的觉悟在不断提升,说明我们的改革方向是正确的,工作思路是有效的。”唐安来表示。

  一项上下齐心联动的系统工作

  农村土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法律有要求、中央有部署、群众有期待。如何把政策精神和群众需求统一起来并落实到位,江西对此予以高度重视,作了周密安排和紧密推进。

  据江西省农业厅农经处处长刘国昕介绍,2014年以来,江西专门成立了农业和农村体制改革专项小组,明确由省委专职副书记领衔推进确权工作,市县乡也都成立了党政主要领导为组长的工作领导小组;省委省政府先后召开7次会议研究承包地确权工作,从2015年起还将此项工作列入市县综合考核,构建了“五级书记抓确权,四套班子齐上阵,十万干部下村组,千万农户共参与”的工作格局。

  作为最基层的支部书记,南昌县塔城乡塔城村支部书记万来保感触最深。据他回忆,2014年开始搞试点时,村干部组织群众代表先画了一个全村土地的草图,等招标公司来了,和他们的图一对照,节省了很多工作量。“先画草图,再填调查表,公示一遍,技术公司进场结合航拍图和实测,再公示一遍,反复这么做,就是为了保证确权质量。不这么做不行,土地涉及到老百姓的根本利益,哪一户的土地有误差,农民马上就会找你反映。”万来保如是说。

  江西是劳务输出大省,如何让外出务工人员知晓政策、签字确认,是确权工作中遇到的普遍问题。据万来保介绍,村里搞确权的时候,都是利用外出打工者春节回家过年的时候,村干部挨家挨户上门找老百姓签字。而南城县则是通过电话委托的方式进行,“县里农业局专门制作了一张表,各村都是由村小组长、理事会成员挨个打给出外打工的人,谁打得、几个人在场、打给谁、委托谁、什么时候来签字确认等,都要记载在表上”,南城县徐家镇经管站站长陈长林告诉记者。

  承包纠纷和疑难问题对确权工作而言难以回避。对此,江西在制定《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若干问题解答》基础上,注重依靠基层干部和农民群众的智慧和力量,因地制宜处理。

  据南昌县农业局经管站站长樊小平介绍,去年年底,三江镇徐罗村有一苏姓农民在电视台行风热线反映少给他家确了0.45亩地,他就领着镇村干部和该村民沟通,重新安排测绘公司用GPS卫星定位仪测量了一次,跟刚开始航拍图解的结果相差无几,在做好解释工作后,村民心服口服。另外,三江镇山下村一村民反映家里有4口人,但只有1个人的田,樊小平也是和镇村干部一起,主动找到该村民,讲解法律政策,阐述发展出路,一番推心置腹后,该村民也心平气和地接受了确权结果。“群众的诉求可以理解,我们在坚持法律政策的基础上,关键是要耐心细心做好沟通解释”,有着二十多年经管工作经验的樊小平认为。

  南昌市农业局经管站站长魏新林也提到,要依靠村组干部和村民代表,发动群众智慧。据他回忆,地处城郊的青山湖区有一块40多亩的荒地,涉及60多户人家,但由于农民多年没有耕种,大多数人都说不清自己家的地具体位置在哪,给确权造成了很大的障碍,后来工作人员和村民一起想办法,最终确定了按照当初的承包面积来重新确定每户在这一块地中的比例,再进行确权,将这个难题解决了。

  对于民间频繁要地调地的现象,江西一些地方也进行了创新应对。抚州市农业局副局长熊瑞进介绍,金溪县陈坊积乡探索“调利不调田”办法,老百姓之间通过土地租金的方式进行调整,不再进行土地频繁调整,确保了耕种的稳定性;南城县徐家镇贺家村、严家村一些村民在农村税费改革前迁走户口、现在要求迁回来要地,当地结合实际,准许他们缴纳一定额度的集体义务补偿金后重新参与确权,避免了矛盾扩大。

  “我们一直坚持上下联动,把政策要求和群众需求结合起来,把统一规定与具体实际结合起来,在坚持党政主导的同时,明确确权主体以农民为中心,登记颁证以村组为中心,依靠群众智慧和力量来搞确权工作”,江西省农村合作经济经营管理站站长郑远禄表示。

  正是因为较好发动了各级干部群众,江西农村承包地确权工作得以平稳顺利推进。目前,所有村民小组都完成了调查摸底、公示和调绘勘测,承包合同签订率、登记簿建立率、数据录入到数据库的比例、档案建立率分别为98%、97.3%、98.2%、93.7%;全省颁证面积3691万亩,比二轮承包耕地面积多出了518亩,增加16.3%。

  一个农业农村发展的奠基工程

  “我们农民靠种田过日子,一直把土地看得很重,田交给别人去种,谁知道别人怎么种。现在土地有了‘身份证’,我们就像吃了颗‘定心丸’,心里踏实多了。”江西信丰县西牛镇石头塘村村民许全发朴实的话语里,浓缩了土地确权给农民带来的实在好处。

  来自南城县徐家镇下弓村的种粮大户程小平则道出了新型经营主体的心声:“土地确权给发了证,村里出去打工的就更加放心把地租给我,期限也比之前长很多,这样我也敢在地上做长远打算。”下弓村党支部书记刘年福告诉记者,像程小平这样的种粮大户,村里有好几家,土地确权后,村里上规模的田都建了机耕道,变成了高标准农田,“这要在以前,各家顾各家,不会让你动田垄,更不要提建机耕道了,想都不敢想。”

  而在徐家镇排头村,村里通过利用确权时机,引导农民通过互换并地的方式,把外出打工、愿意流转土地的农户的田集中连片。“这样不仅好转出去,价格还高,原来每亩流转费只有260元,现在到了400元”,排头村村主任郑建寿介绍说。

  “小户放心务工、大户安心种田”正成为江西各地农村的生动写照。据介绍,各地牢牢牵住农地确权登记颁证这个“牛鼻子”,统筹推进农村土地流转、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农村产权交易市场建设等工作,特别是2016年以来,江西各地把耕地地力保护补贴与承包地确权面积挂钩,有效放大了确权成果。全省农村土地流转率由确权前的28.6%提高到39.7%,且流转行为更加规范、期限更长、价格更高;全省目前有农民合作社5.99万家,家庭农场3.02万家,分别比确权前增加2.3万家、1.12万家。

  如何缓解农村抵押物不足和贷款难题,是各地深化农村改革的一大焦点问题,也是各地农民对确权成果应用的共同期待。2016年起,江西选择安义县、铜鼓县、金溪县等10个县(市)开始探索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

  “不需要找人担保,只要凭着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就可以轻松贷款,实实在在缓解了我们的资金困难。”江西金溪县巨丰果业负责人蒋丹萍介绍说,承包地确权后,公司以流转的218亩土地的经营权为抵押,向银行贷了200万元。铜鼓县带溪乡西村村大学生返乡创业青年刘明丰深有同感,他流转耕地50亩,建立蔬菜大棚30个,种植四季豆、辣椒、茄子等有机农产品,因资金周转困难急需贷款,通过经营权抵押,取得了一笔10万元的贷款,“真没想到贷款手续简单、速度快,真是解了燃眉之急”。

  据统计,江西省10个试点县已累计发放经营权抵押贷款2.98亿元。

  “全面深化农村改革,要找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牛鼻子和主要矛盾,把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做好了,农村改革“四梁八柱”才能立起来,这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江西省农业厅副厅长唐安来表示。

  随着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的基本完成,江西又在农村集体产权制度、农业经营制度、农业支持保护制度、城乡发展一体化体制机制等方面积极探索创新,农业农村改革发展的壮丽篇章正徐徐展开。